律师出卖的,有时候是生命

2017年5月8日上午,江阴法院一个案件在审理了50分钟后,原告代理律师倪宏突然感到身体不适,向法庭申请休庭,并服用了速效救心丸。倪宏律师随后被送到江阴市人民医院抢救,心源性猝死还是夺去了他的生命。一名年近花甲的律师,竟以这样一种姿势谢幕。

据不完全统计,2017年因过劳死的律师,至少已有8名。

律师这个行业,大多数人的评价是:光鲜亮丽,挣钱容易,收入高。

律师光鲜亮丽么?也许这是律师展现的其中一面。在与客户的接触中,在法庭上,律师的职业使然,必须展现光鲜亮丽的一面。而当律师面对案卷、面对电脑、面对方便面、面对黑夜的时候,也许更多的是苦哈哈的一面。这一面,只有律师自己明白。

律师挣钱容易么?律师黑么?

有一次,一个同学的工地出了事故,他的老板让他找律师,于是他就让我帮忙处理一下。我无条件的跑去医院跟受害人谈。后来,他让我帮他起草一个协议,我无条件的帮他起草了个协议。我为什么这么做呢?因为我怕村里人说闲话,因为我的父母还在村里生活。他显然也认为我不应该收费,因为协议就写了一页。后来他说他的老板想做个律师见证,问收多少钱。我跟他说了一个数字,他本能的说“太黑了”。我当时怒火中烧,有一种使用不文明用语的冲动。

律师收入高么?前段时间某知名律所将他的客户告上了法庭,原因是这个客户不支付2000多万元的律师费。法院最终全额支持了律所的请求。这个律师的主要工作是写了5份法律意见书,如果按照字数来计算的话,确实每个字的费用不低。因此,这个客户也说太贵了,不值。但这个客户跟政府谈的赔偿大概是1个亿吧,最终在律师的介入之下,多争取了1个多亿。如果按照客户的收益来算,这个律师费还高么?

上述收费实属少数,更多的律师收入其实并不高,当然,可能会比一般白领高一些,或者说相对于其他行业,律师整体收入水平比较高。但大多数律师,其实是被平均的。

大多数人的通病是只见贼吃肉,没见贼挨打。

今天中午吃饭和同事聊天,他前几天上午去河北办案,下午在北京开庭,中午连饭都顾不上吃。对于男律师来说,这其实不算啥。

有一次我出差去芜湖县。早上五点出发去南站,先到南京南,再转车到芜湖市,下了高铁再打车到芜湖县。事情办的顺利,当天原路返回,回到家,已是凌晨两点。这其实也不算什么,因为前几天我看一个朋友发的朋友圈说,像我这种偶然为之一次的情况,对他来说是常态。

我为了避开晚高峰,通常晚上7点以后才走,而每次我走的时候,所里的一位女律师都还在工作。据说她们团队通常要10点以后才能走。有几次我周末加班,每次都能见到她。后来了解到,她们团队周末加班是常态。最近没见她上班,不是休假了,而是去上海出差了,据说是10天。这位女律师的孩子刚刚两岁多。这就是女律师中的爷们儿。

高强度的工作是有风险的,最大的风险就是还没来得及跟家人告别,就匆匆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在本该绚烂的年纪,顷刻间繁华落尽。

有时候凌晨一两点钟,下了飞机,出了火车站,坐上出租车,行驶在空旷的北京环路上,看着车窗外的路灯,看着路灯远处的黑夜,常常问自己一个问题“辛苦么?”。

当看到还有那么多的人也跟我一同匆匆走出机场、匆匆行驶在路上,清洁工人顶着雾霾、凌晨五点就在寒冷的冬天清扫街道,我内心深处的回答始终是“我这不算什么”。

莫道出行早,更有早行人。

每个行业,都有每个行业的不易,每个人,都有每个人的不易。对别人的理解,站在别人的立场,才有意义。

生活没有绝对的公平,也没有那么的不公平。抱怨,只会加剧和别人的差距,增加自己的痛苦。努力,才能更深刻的理解公平。

有时候我在想,是什么让大多数律师没有抱怨?是敬业精神?是专业态度?还是对代理合同上代理费的负责?……也许都有。但也许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对法律的热爱。

不需要以谁的名义,只需要对法律的热爱。

Tags : ,
Categories : 司法观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