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电影《无人区》看律师

潘肖律师,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,3个小时马车,来到西部地区,为一个贩卖国家珍稀野生动物鹰隼、杀害执法人员的犯罪嫌疑人多布杰辩护。作为一名律师,辩护的结果是成功的,多布杰无罪释放。也正是因为多布杰的释放,故事就此展开。

黑店女老板回答两个问题要200块钱,另外还要50块钱的封口费。这个贪婪的250,被多布杰开车撞死。黑店男老板偶得鹰隼侵害了多布杰的利益被枪杀。黑店老板带走了鹰隼,丢下了自己的傻儿子,这个傻儿子被多布杰开车撞死。货车司机一个死于杀手枪下,一个死于多布杰枪下。两个鹰隼买家也被多布杰杀害。潘肖良心发现,最后选择和多布杰同归于尽。

活下来的,只有那个舞女。

所有人的死,都没逃出“人为财死、鸟为食亡”的魔咒。那个活下来的舞女最后说“鹰隼飞那么高,就为了口吃的”。也许,她只说对了一小半。

如果不是潘肖,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人被杀的滔天罪行。因此,货车司机说潘肖“要不是你,他们能放出来,俺哥能出事,你给我滚”。

从寻常人的视角出发,的确如此。潘肖为多布杰的成功辩护,让真正的罪犯逍遥法外,实际上是助纣为孽。但作为律师,我却有不同的看法。

潘肖为了后续律师费,威胁多布杰。这是他犯的一个严重错误。这已经不仅仅是违背了律师的职业道德。而当他得到抵押的汽车后那句“对不起,这不是我的业务范围”,才正是律师应有的职业操守。律师应当为当事人保守秘密。哪怕律师因为办理一个刑事案件而知道了当事人还有其他犯罪事实,律师也应该守口如瓶,因为你的当事人请你来,不是为了增加他自己的刑期。

有人说律师应该维护公平正义。《律师法》第二条也要求律师“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,维护法律正确实施,维护社会公平正义”。我觉得这是扯淡。

无论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,律师始终是位于天平的一端,而法官居于天平的正中。天平两端,是利益冲突的两方。位于任何一端的律师,都是在为他的当事人争取天平向自己一端倾斜。而天平最后是保持平衡还是倾斜于一端,是由中间的法官来决定的。“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”与“维护法律正确实施,维护社会公平正义”本来就是相互矛盾的。天平不会永远平衡。

当前,人们对律师还有偏见。《无人区》对律师的描写,我认为是对律师的丑化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上文中多次称呼“潘肖”而不用“潘律师”的原因。

解开人们的偏见,就需要让人们了解证据规则。就需要让人们了解“客观事实”和“法律事实”的区别。

“客观事实”,是客观存在的,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。不论你信还是不信,他就在那里。多布杰因涉嫌杀害执法人员被审判。事实上,他真的杀害了执法人员。我们通过观看影片确认了这一事实。这就是客观事实,谁也改变不了。

“法律事实”就是法庭可以查明的事实。说简单点儿,就是通过现有的证据能还原的事实。我们通过观看影片,当然知道了多布杰的犯罪事实,但法官没有看到。法庭上双方需要做的,就是让法官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。

不是所有事实都能像倒录像带一样的还原案件事实,而就算是监控录像拍摄到的、我们亲眼见到的,也并不一定是客观事实。也因此,法庭之上,并不总能还原客观事实。也因此,法律审判,并不能总能保证公平、正义。

律师需要做的,就是通过证据,尽量还原客观事实。

君子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

曾经有人咨询我“离婚时我不想要孩子,我怎么才能做到也不给孩子抚养费?”。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,反问他“是你亲生的么?”。事后我想,这不是一个律师应该有的做法。我认为成熟律师的做法应该是要么给他解释相关法律规定,答疑解惑;要么说自己不太理解这方面法律知识,毕竟术业有专攻。

你可以选择拒绝接受你认为不应该接受的案件委托,这是你的权利。而一旦你决定接下一单生意,你就跟你的当事人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