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解百纳的问题上,中粮、王朝欠葡萄酒行业一个道歉

[引言]

解百纳,现在是张裕公司的葡萄酒品牌。曾几何时,它被中国90%以上的葡萄酒生产企业作为葡萄酒通用名称使用,目的是区分葡萄酒所选取的葡萄原料。解百纳是CABERNET的中文翻译,和雷司令、霞多丽、长相思、西拉、宝石等一样,属于葡萄品种。

伴随着解百纳与中粮、王朝的和解,解百纳成为张裕的注册商标,中粮、王朝可以无限期永久性使用。现如今,张裕公司极力强化解百纳是注册商标,中粮、王朝依然将解百纳作为商品名称使用。唯一苦了众多的其他葡萄酒企业,从此不能再以任何名义使用解百纳。曾经的公共资源,如今掌握在强者的手中。

一、解百纳商标的夭折

张裕曾在1959年、1985年和1992年3次向国家商标局提出解百纳商标注册申请,但最终都没有获准注册,只获准备案使用。不灰心、不放弃的张裕一直在努力,而历史的转折出现在2002年4月14日。这一天,商标局核准了解百纳商标的注册。张裕第4次申请注册解百纳商标,终于如愿以偿。

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解百纳商标的多舛命运,在“国酒茅台”商标身上如出一辙。茅台集团曾于2001年、2006年、2007年3次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国酒茅台商标,都被商标局驳回。2010年,茅台集团第4次申请注册国酒茅台商标。2012年,商标局意外的将国酒茅台商标初步审定并公告。

然而,造化弄人。解百纳商标获准注册后不到3个月,商标局就于2002年7月10日撤销了该商标。而此时,张裕那张解百纳商标注册证,恐怕还没被捂热,瞬间变得冰凉。商标局撤销的理由是:“解百纳是中文红葡萄品种名称,是我国红葡萄酒企业酿造红葡萄酒的主要原料名称,解百纳作为商标注册,违反了《商标法》第十一条第一款(2)项的规定。”通俗一点讲就是:解百纳是大家的,张裕不能独享。

二、强者之间的战斗

2002年4月20日起,也就是在解百纳商标获准注册5天之后,中粮、王朝、威龙三家葡萄酒企业就对解百纳商标提出撤销申请,主要理由就是解百纳是葡萄品种,作为葡萄酒商品上的商标,缺乏显著性。

这是一场强者之间的战争。而战争的结果,不仅仅是个别公司的利益,而是关乎整个葡萄酒行业的利益,关乎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否不受法律的限制,关乎天理,关乎正义。

张裕公司不服商标局撤销解百纳商标的决定,提出撤销复审申请。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8年5月26日作出撤销复审决定:解百纳商标予以维持。针对中粮、王朝、威龙提出的撤销解百纳商标的争议申请,商标评审委员会也于2008年5月26日作出商标争议裁定书:解百纳商标予以维持。至此,张裕在工商总局这一阶段取得初步胜利,而由此也必然带来司法战争的开始。

中粮、王朝不服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,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请求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。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撤销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。裁定,至此,烫手的山芋又回到了商标评审委员会手中。

三、葡萄酒行业的火力支援

在中粮、王朝、威龙撤销解百纳商标的过程中,整个葡萄酒行业并没有围观,而是加入到了支援中粮、王朝、威龙的队伍当中。

中国食品工业协会、宁夏葡萄产业协会、蓬莱产区葡萄与葡萄酒商会、龙口市工商业联合会、张家口市人民政府、怀来县人民政府、威武市人民政府、昌黎县人民政府、昌黎县葡萄酒业管理局、云南迪庆香格里拉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、民权县葡萄酒行业协会等纷纷致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,要求依法撤销解百纳注册商标。

2008年7月24日,中国酿酒工业协会葡萄酒分会针对解百纳注册问题召开座谈会。北京丰收葡萄酒公司、北京龙徽酿酒有限公司、中粮酒业有限公司、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、烟台威龙葡萄酒股份公司、张裕集团有限公司、云南高院葡萄酒有限公司、吉林长白山酒业有限公司、通话葡萄酒股份有限公司、中粮南王山谷君顶酒庄有限公司等葡萄酒企业参会。座谈会纪要形成一致意见,与会专家希望全国葡萄酒界团结起来,以大局为重,加强协商,共同努力,促进我国葡萄与葡萄酒事业的进一步发展。值得重点说明的是,张裕代表发表两点意见后就愤然离场:1.会议没有事先告知,形式不太合程序;2.解百纳已进入诉讼阶段,本次会议的任何关于解百纳商标的决议,张裕公司均不接受。

中国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、张家口长城酿造(集团)有限公司、河北马丁葡萄酿酒有限公司、怀来龙腾葡萄酒有限公司、河北沙城家和酒业有限公司、怀来斯帕多内葡萄酒庄有限公司、烟台法罗利酒业有限公司、蓬莱万德福酒业有限公司等众多葡萄酒企业发表联合声明,集体反对张裕注册解百纳商标。

这不仅仅是强者之间的战争,更是整个葡萄酒行业与张裕一家之间的战争。也许正是因为整个葡萄酒行业声势浩大的集体火力支援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才撤销了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。这算是群体的胜利,正义的胜利,然而,这并不是最终的胜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威龙并没有像中粮、王朝一样提起诉讼,但现实是威龙现在可以毫无顾忌的使用解百纳。笔者猜测,在起诉之前,张裕就已经和威龙达成了和解,以威龙享有解百纳的使用权来换取威龙不再诉讼。

四、中粮、王朝的妥协

商标评审委员会维持解百纳商标注册的裁定被撤销后,就意味着商标评审委员会必须针对解百纳商标重新作出裁定。而重新裁定的难度,可想而知。一边是强大的张裕,一边是整个葡萄酒行业的利益,天平到底向哪边倾斜,的确是个难题。

最终,中粮、王朝妥协了,又或者说张裕妥协了,又或者说是全部都妥协了。而比中粮、王朝更早妥协的,或许是威龙。就这样,2010年12月24日,中粮、王朝和张裕达成和解,中粮、王朝撤回对解百纳商标所提出的撤销申请,张裕允许中粮、王朝无限期免费使用解百纳商标。

那些曾经火力支援中粮、王朝、威龙的葡萄酒企业呢?

2011年7月22日,工商总局向全国各级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出工商标字(2011)153号《关于保护“解百纳”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通知》,要求对于市场上大量葡萄酒生产企业在葡萄酒商品上将“解百纳”作为商品名称使用的行为进行查处。